今天是 电子图书馆 | 教学资源库 | 电视台网站 | 心灵主页 | 旧版链接 | 校讯通办公 | 校长信箱??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最新资讯 >

课外语文讲坛:找准写作的重心

时间:2021-11-29 17:42?? 来源:未知?? 作者:佚名?? 点击:次
咪乐|直播|平台|最新版下载 因此,在实质而重要的意义上,《资本论》首先是作为“历史唯物主义”科学证明了的原理而出现的,也就是说,《资本论》在探索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特殊经济运动规律中,使历史唯物主义落到了实处。

  作者:张宏杰

  版主发帖:很多同学作文的分数不高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内容空洞,大而无当。那么,文章选材是不是必须“很小”,是不是宏大的主题就不该写?也许本期文章能给同学们一些启示。

  历史背面

  饥饿的乾隆盛世

  公元1793年,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夏天,英国派出的第一个访华使团到达中国。

  英国人对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好奇。他们相信,中国就像马可·波罗在游记中所写的那样:黄金遍地,人人都身穿绫罗绸缎。

  然而,一登上中国的土地,他们马上发现了触目惊心的贫困。清王朝雇佣了许多老百姓来到英使团的船上,为英国人端茶倒水,扫地做饭。英国人注意到这些人“都如此消瘦”。“在普通中国人中间,人们很难找到类似英国公民的啤酒大肚或英国农夫喜气洋洋的脸。”这些普通中国人“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,都要千恩万谢。对我们用过的茶叶,他们总是贪婪地争抢,然后煮水泡着喝”。

  乾隆盛世的贫困,不仅仅体现在物质上,更主要的是体现在精神上。

  到达浙江沿海后,因为不熟悉中国航线,英国人请求当地总兵帮他们找一个领航员。总兵痛快地答应了。

  英国人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。总兵的办法是派出士兵,把所有从海路去过天津的百姓都找来。使团成员巴罗说:“他们派出的兵丁很快就带回了一群人。他们是我平生所见神情最悲惨的家伙了,一个个双膝跪地,接受询问。……他们徒劳地哀告道,离家远行会坏了他们的生意,给妻子儿女和家庭带来痛苦,总兵不为所动,命令他们一小时后准备妥当。”

  中国人司空见惯的一幕让英国人不寒而栗,在欧洲这是不可想象的。英国人说:“总兵的专断反映了该朝廷的法制或给予百姓的保护都不怎么美妙。迫使一个诚实而勤劳的公民,事业有成的商人抛家离子,从事于己有害无益的劳役,是不公正和暴虐的行为。”

少儿英语字母教学  这仅仅是英国人一连串吃惊的一个开始,比这更让他们震惊的事还在后面。

  在船只行驶于内河时,英国人注意到,官员们强迫大批百姓来拉纤,拉一天“约有六便士的工资”,但是不给回家的路费。这显然是不合算的,许多百姓并不想要这份工资,往往拉到一半就连夜逃跑。“为了找到替手,官员们派手下的兵丁去附近的村庄,出其不意地把一些村民从床上拉出来加入民夫队。兵丁鞭打试图逃跑或以年老体弱为由要求免役的民夫的事,几乎没有一夜不发生。看到他们当中一些人的悲惨状况,真令人痛苦。他们明显缺衣少食,瘦弱不堪。……他们总是被兵丁或什么小官吏的随从监督着,兵丁手中的长鞭会毫不犹豫地抽向他们的身子,仿佛他们就是一队马匹似的。”

  乾隆盛世的秩序原来是这样建立起来的。只有透彻了解了乾隆时代的另一面,对这个时代的得与失进行一个全面准确的评估,我们这个民族才算没有白白经历“乾隆盛世”。

  (选自“网易新闻中心”)

  版主导读

  人——写作的重心

  相比于一般写人记事、生活感悟类文章而言,本文的主题绝对够“宏大”:乾隆盛世。用不足千字来写一个时代,你会怎么写?写国土辽阔,写经济繁荣,写国库里有多少白花花的纹银,或者是写有哪些新的生产工具出现、新的生产力形成?如果这样写,大而空几乎是注定的弊病。本文没有这样写,我们读着很沉重、很揪心,因为作者让我们看到的不是一组组空洞的数据,而是由一个个、一群群活生生的人组合成的残酷现实:“消瘦”的老百姓被雇佣到英使团的船上,一个“消瘦”就先让我们心中一紧,再看到老百姓因为一点儿残羹剩饭而道谢不已,为泡得几乎失去味道的残茶“贪婪地争抢”,我们已经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贫穷,物质是多么匮乏。

  物质仅仅是一方面,精神层面的内容怎么表达?依旧是通过人。那些被士兵强拉来的跪地哀告的百姓,在半夜里睡梦正酣时被强行征用服劳役的百姓,“缺衣少食,瘦弱不堪”,还要遭受鞭打,像“一队马匹似的”百姓,再对比那“不为所动”的总兵,对比“吃惊”“震惊”的英国人,平等、自由、权利、尊严……这些抽象的名词在读者心中留下的是最具体、最切肤刻骨的感知。

  读到这里,有聪明的同学也许已经总结出了不少精彩的词句,比如“消瘦”“贪婪地争抢”,能体现出百姓生活的窘困;比如“不为所动”“毫不犹豫”能体现出统治阶层那习以为常的冷漠残酷……是的,作者的笔法很精妙,但这些尚属“小节”。文章之所以给人以深刻的印象,最根本的原因在于,作者找准了写作的重心:无论多么强大的时代,终究是由一个个卑微渺小的“人”组成的。幅员辽阔的领土,是要“人”来保卫开垦的;庞大体面的经济数据,是由一个个“人”一点点汇聚而成的;抽象的平等、自由、权利、尊严,也是要通过这一个个“人”的生活境遇来体现的。

  如果我们仅仅把目光集中在国土是多少平方公里,包括了哪些地区,建立了什么级别的行政机构,人口数量多少,粮食产量多少,国库纹银多少……那我们笔下所有的个体生命以及他们的衣食住行、悲愁喜乐,就都被抽离了现实的鲜活,而成为空洞枯燥的数据。那不是语文意义上的写作,只能是调查报告或者统计表格。如果我们仅仅高呼自由、平等、权利、尊严,罗列出各种法律法规条文,不去关注那双膝跪地苦苦哀告的民众,不去警惕那“毫不犹豫”地落在百姓身上的皮鞭,那么声音再大也不过是喊口号,只能消散在风中,不会刻在人的心里。

  说到这里,最开始的问题便有了一个答案:宏大的主题绝对可以写,而且只要你找准写作的重心,将宏大落足于一个个鲜活的个体生命身上,一样可以写得真实可感,打动人心。所以,当我们阅读历史的时候,当我们从宏观的层面去关注一个时代、一个时期的时候陪伴我成长的,不要忘记,最终的着眼点在哪里;当我们想要发出大气磅礴的声音时,不要忘记,大气磅礴不等于高喊口号,只有将万千个体生命的共同遭遇、共同命运汇聚起来,才能发出最震撼人心的声音。

  链接阅读一

  愈合的股骨

  还是学生的时候,我有幸旁听了一位著名的人类学和考古学家的一个讲座。下课前一个听众提问:“发掘出一个原始部落的遗址后,您怎么判断这个部落是不是已经进入早期文明阶段了?”我猜正确答案可能是在遗址中发现了陶罐或者鱼钩,再不就是发现了碾米的石臼。

  但教授的回答却是:“受伤后又愈合的股骨。”她接着解释说,在一个完全野蛮的部落里,个体的生死纯粹取决于残酷的丛林守则:优胜劣汰。除了少数特例,多数受伤的个体都无法生存下去,更别说等到骨伤痊愈了。如果在一个部落的遗址中出现了大量愈合的股骨,就说明这些原始人在受伤后得到了同伴的保护和照顾,有人跟他们分享火堆、水和食物,直到他们的骨伤愈合。

  最后这位教授意味深长地说:“这就标志着原始人类开始懂得‘怜悯’,而‘怜悯’正是文明与野蛮之间最根本的区别。”

  (文/R·韦恩·威利斯选自《读者》2011年第11期)

  版主导读:通常来说,工具的发明与使用是我们判断文明的重要依据,文中的“我”就是遵循这一思路。然而,教授的回答出人意料,她的着眼点从学术的角度可能还值得进一步探讨商榷,但是我们必须承认,这个观点不仅蕴涵了深刻的道理,而且具备动人的力量,因为教授的目光投注在了“人性”上。

  链接阅读二

  为什么舍不得“种子钱”

  1887年,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向李鸿章建议进行教育改革,为此,清朝每年要在教育上投入100万两白银。

  对于李提摩太的这个建议,李鸿章的答复是:“中国政府承担不了这么大一笔开销。”

  李提摩太说:“能带来百倍的收益。”扑克比赛方案

  李鸿章问:“什么时候能见成效?”

  李提摩太回答:“需要20年才能看到实施现代教育所带来的好处。”

  李鸿章说:“我们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。”

  之后,雷同的场面在历史上不断重演。

  在1898年,近代改革家王照对康有为说:“我看只有尽力多立学堂,渐渐扩充,风气一天一天改变,才能实行各种新政。”

  康有为说:“列强瓜分就在眼前,你这条道如何来得及?”

  在1905年,严复与孙中山在伦敦会面。严复说,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教育,革命非当务之急。他说:“中国民品之劣,民智之卑,即有改革,害之除于甲者将见之于乙,泯于丙者将发之于丁。为今之计,唯急从教育上着手,庶几逐渐更新乎。”

  孙中山说:“俟河之清,人寿几何?君为思想家,鄙人乃实行家也。”

  这三次对话实在意味深长。或许,近代中国的诸多悲剧就蕴藏于此。“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”,教育的重要性谁都否认不了,可是,办教育见效慢。李鸿章、康有为、孙中山等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,总想通过政治谋划,快速地完成社会改造。可他们的每一次政治谋划,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  他们不愿意耐心经营、慢慢等待,总想争取时间,反而浪费了机会。中国人也因此变得一拨比一拨焦躁。中国社会一次又一次地在时不我待的焦虑中迎来变革,一次又一次地在动荡不安中接受心理煎熬并丧失机遇。

  一百多年前,就有先贤一再建议下大力气办好教育,可是,直到今天,中国的教育还是饱受诟病,这怎能不让人唏嘘不已!

  (文/郑连根选自《视野》2011年第10期)

  版主导读:每个时代,每个历史的转折点,都会浮现一个或者一批杰出人物的身影,他们的言行,直接影响着时代的命运。当你有能力捕捉到这些人物的共同点并找寻到背后的深层原因时,你对于时代的脉搏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深刻把握。(来源前台文员的工作内容:《语文报·中考版》)

推荐文章
Copyright ? 2009 重庆市忠县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

?

百度